穿越“漫長的季節”我來到這里

2023-08-17 13:59:47

文/ 總部人事專員  杜濤寧


近期,網絡上播出了一部電視劇,叫《漫長的季節》。這部電視劇披著懸疑的外衣,刻畫了東北地區上世紀90年代的樣貌,劇里的那些人物事件,讓我忍不住代入自己的一些回憶。


我出生于20世紀90年代末遼寧的一個小城市。那里沒有發達的產業,整個城市,依靠著一座鋼廠發展,像極了電視劇里的“樺鋼”。鋼廠為整個城市提供了幾萬人的就業,幾乎所有在這里生活的人,都依靠著鋼廠吃飯。我的家人幾乎也是如此,所以,我太懂電視劇里那個年代中,男主角的父親想要安排男主角進廠上班的心情。


電視劇里,男主角不遵從父親的安排進廠,一心想在外面闖蕩出一番事業。而在我出生的時候,改革開放的春風剛剛從南方吹到北方的小城里。左鄰右舍中,免不了聽到那些去大城市發展,然后出人頭地的“傳奇故事”。我聽著這些故事長大,心中不禁地就幻想自己在大城市出人頭地后“榮歸故里”的樣子,想象著,是不是有一天,自己也能成為這鄰里之間茶余飯后的“談資”。于是,前十幾年的人生里,我為考入家鄉唯一的省重點高中努力,進入高中后,我開始為考大學努力。


可以想象這樣一個年輕人——他十七歲,一個人來到首都,這座全國人民公認的大城市。在前十七年的人生里順風順水,在學習上,他是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給父母帶來榮耀,考入了北京的大學;在興趣愛好方面,他的家人在他幾歲時就給買了一架鋼琴。


那個時候他心里在想什么呢?


他能想什么呢?


我要干翻這個世界,我要打破所謂的階級固化,我要在大城市出人頭地!


這就是我十七歲時的想法。


如今想來,這很符合我這一代人在那個年紀應該有的想法——不為家庭束縛,要為自由抗爭,認為聽從家長的建議、服從家里的安排是極其錯誤的事情,又對那些道聽途說的大城市創業夢深信不疑。


這樣一想,我和電視劇里的男主角其實是同一種人,唯一不同的是,電視劇里的男主父親對他百般阻撓,而我的家人,給了我這份信任與自由——他們也由衷地認為,來到外面的世界,會有更好的出路。


所以,如果那個時候和我說,8年之后我會回到東北這片土地,我是斷然不信的。這怎么可能呢?那四通八達的地鐵,那高聳林立的大廈,還有那24小時都在營業的便利店……我看到了這些,我享受到了這些,我為什么要回來?


電視劇中,為了增加作品的戲劇沖突,男主角為自己的“闖蕩夢”付出了生命的代價?;貧w到我的現實生活中,驅動我回到這里的原因就顯得溫和許多。


說來慚愧,我第一次想回到這里的原因,是想要逃避。我這個從小城市來的“天之驕子”,在北京頭一次感到挫敗,又不得不在這更為優秀的大學群體里接受自己“不如人”的事實。比如,我的一個大學舍友,是在北京讀的高中,英語口語能力極好,同時又自學西班牙語;我的另一個室友,是北大的“漏網之魚”,她的老師們都覺得以她的能力,可以穩穩考進北大,只因為高考發揮失常,才“落魄”到和我同一所大學。這樣的“漏網之魚”,在我身邊還有無數。當他們和我恰巧游進了同一片海中,帶來的,是對我這樣“努力才游進去的小魚”的巨大沖擊。


有時人需要承認,比起天賦,努力是最廉價的東西。在努力也沒帶來任何改變后,我感到挫敗,因而想要逃離。當時,從校園開始進入社會的我,慢慢發現大城市“美好”后的“不美好”,“便利”下的“不便利”。住,只能和別人合租;行,早高峰和晚高峰的地鐵永遠都那么擁擠;過年回家極其難搶的火車票;智齒痛了兩周我卻怎么都掛不上醫院的牙科號……我開始覺得厭煩,開始萌生“實在不行就回家”的想法??墒俏覜]辦法回去,這算什么?逃兵嗎?承認自己真的不行?更重要的是,回去之后,家里人怎么看我?我是不是給他們丟臉了?


丟臉。這是我多恐懼的一個詞語。在這樣的想法下,我開始掙扎,一方面努力讓自己跳脫出這樣的想法,一方面,更加積極主動地嘗試去改變這樣的狀況與境地,也讓自己能夠更加包容、更加忍耐。


2020年,新冠疫情開始爆發,隨后全國各地開始出現高低風險區,陸續有人被拉走隔離。新聞上,每天都有新增的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。生死無常啊,我雖然早就有這樣的認知,可是那一年對我的觸動最大。


從外地求學開始,我幾乎只在過年的時候回家。除了家里做的飯還沒吃夠,想見的朋友還沒見夠以外,我似乎沒有其他的感受??晌í殢哪且荒觊_始,我產生了一種感覺,時間明明是連貫的,為什么唯獨在回家的那幾天會一下“斷開”?不然為什么上次見面時,媽媽頭發還是全黑的,這次就多了一片白?為什么上次見面時,爺爺好像還很健壯,這次就消瘦了一大圈?有一天,我甚至驚覺自己居然快忘記家鄉除冬季以外其它季節的樣子了,那一瞬間我心里涌上一股悲傷——我已經開始記不清家附近那片只在春天開放的桃花了。


2022年的某天,我男朋友的爺爺去世了,因為工作在外地,離得很遠,他趕不回去,也見不到最后一面。那天他哭了,我也哭了,我下定決心,我得回家。這次不是為了逃避,也不在乎丟不丟臉,我身上有照顧家里的責任,我得回家。


我是瞞著家里來禾豐面試的。在沈陽,合適又靠譜的好公司不多,當時,我并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找到工作機會回東北,因此也抱著“實在不行,就在外地再熬一年”的想法,但我的心還是想回來的。


禾豐股份總部的張瑛澤經理看到我的簡歷,給我打來電話,跟我介紹了這家企業和具體的崗位。其實我那時并不知道禾豐,我對農牧行業不太關注,之前求職主要關注的是制造業或者是新能源行業。當電話溝通結束之后,我上網搜索了一下禾豐的相關信息,知道了這是一家上市公司,各個業務板塊的實力都非常強勁,并且還是民生保供企業,哪怕是疫情期間,營收都還在上漲,心里對這家公司產生了好感。


后來的現場面試中,我除了感受到禾豐人力團隊的專業性外,更是在與禾豐股份首席人才官趙文馨的溝通過程中,感受到這家企業的文化與魅力。作為一個工作經驗只有三四年的面試者,我沒有想過一個上市公司的副總裁能親自對我進行面試。當我第一次見到趙總時,她剛從一個會議中結束,我能感覺到她有一些疲憊,但是那種疲憊在看見我之后立馬消散,她的臉上掛起最飽滿的笑容,站起來與我握手。面試開始后,又和我介紹了她的人生經歷——原來她和我是老鄉,我們就讀過同一所高中,這份親切感,讓我完全感受不到這是一個集團副總裁,因為在我之前的工作經歷中,領導們或多或少還是有“架子”在的,尤其是面對我這樣一個社會經驗不多的“新人”,他們或敷衍或說教,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??墒钱斘襾淼竭@里,哪怕只是“新人”、“年輕人”,哪怕面對的領導是副總裁,也仍舊是沒有半點的敷衍,只有滿滿的尊重。后來當我真正加入到這個團隊,才漸漸明白,其實這就是禾豐的文化,這就是禾豐的管理者一直在踐行的信條,它樸素且真誠,影響著一代代禾豐人。


確定接受offer之后,我給家里打去了電話。電話接通之前,我其實還有點擔心,家里會不會不希望我回東北?會不會不支持我?又或者,會不會覺得我丟臉?——不知不覺中,我又陷進了那個怪圈里??墒请娫捊油ㄖ?,這些負面的心緒立馬就消失不見了,家人都對我的決定感到非常開心,期望我早些回來,甚至開始忍不住幫我張羅在哪兒租房子等等。我還記得當時爺爺問我:“你去的是啥企業呀?”我怕老人家不懂啥是農牧業,就簡化地說:“我去的一家做飼料的企業?!睜敔斦f:“做飼料好啊,我在電視上看過廣告,你們是不是也是類似禾豐的那種公司?”我說:“爺爺,我去的就是禾豐?!薄鞍パ?,那可是大公司啊?!蔽倚χf:“是啊,是大公司?!蹦且凰查g,我好像回到了中學時期,看見自己拿了一張滿分的卷子給爺爺看,爺爺就說:“哎呀孫女兒,你真棒!”


電視劇的最后,懸疑的案件被偵破,那些罪惡得以揭開,時代的車輪也在每一個角色身上碾過,把他們壓得面目全非——樺鋼廠早已改制,男主角的父親兩鬢斑白,在同時失去妻子和兒子后想要自殺,卻又在他剛剛臥上鐵軌的時刻,聽到一聲嬰兒的啼哭。最后一幕,身旁一輛火車飛馳而過,他定睛一看,火車司機正是年輕時的自己。他忍不住向前跑去,邊跑邊對曾經的自己大喊:“向前看,別回頭,向前看,別回頭!”


我回到東北,來到禾豐,開啟了人生的新階段。我想,我也要繼續往前走,不回頭。


最后,我想用這劇里的一首詩作為結尾吧。


打個響指吧,他說

我們打個共鳴的響指

遙遠的事物將被震碎

面前的人們此時尚不知情


吹個口哨吧,我說

你來吹個斜斜的口哨

像一塊鐵然后是一枚針

磁極的弧線拂過綠玻璃


喝一杯水吧,也看一看河

在平靜時平靜,不平靜時

我們就錯過了一層臺階


一小顆眼淚滴在石頭上

很長時間也不會干涸

整個季節將它結成了琥珀

塊狀的流淌,具體的光芒

在它身后是些遙遠的事物


標簽

上一篇:什么是合格的管理者?2023-08-03
下一篇:“shang”論成功與幸福2023-09-14

最近瀏覽:

相關產品

相關新聞

沈陽總部

ADD: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

TEL:024-88082666

二維碼

未標題-2.png

 

ewm2.png

343434.jpg

禾豐股份視頻號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

分享

  • 少妇高潮一区二区三区99_无码免费看_欧美色图综合_亚洲精品影院